在她上初中时病魔就缠上了花季少女

2016-11-01 08:58

蒋冠楠的病在颅内,从外表上看她和常人一样,但一发病就会晕倒,在她上初中时病魔就缠上了花季少女。医生诊断说我颅内长了一块囊肿,压迫了脑神经,所以经常昏倒。 蒋冠楠说,这么多年来为了治病,她花了很多钱,夫妻俩一分积蓄都没有,现在我都不敢按正常量吃药,别人一个月的剂量,我都吃两个月。 蒋冠楠说。

蒋冠楠上班以来很少请假,这次为了婆婆,她请了一次长假。婆婆一躺就是两个多月,这段时间,蒋冠楠在医院昼夜守护。蒋冠楠累得几次昏倒在医院,可她却一直坚持着。

婆婆一躺就是两个多月,蒋冠楠(左)昼夜守护累得几次昏倒在医院,如今婆婆恢复得越来越好。摄影记者张腾飞实习生阎昱颖

说实在话,我对妈妈都没这么好,可我又想,婆婆也是我妈,她也需要我照顾。 蒋冠楠照顾了近半年后,有天突然发现婆婆竟然醒过来了,老人嘴里发出咿呀的声音,对外界有明显反应。如今,老人恢复得越来越好,已能听懂大家说话,虽然语言能力还未恢复,但老人会用点头摇头眨眼来表达自己的意思。(首席记者王博文实习生张雅楠)

蒋冠楠住在葵花街55号楼,只有使用权的1室小房里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。昨日上午,在蒋冠楠家里,记者看到,屋里最显眼的是一幅婚纱照,蒋冠楠俯身靠在丈夫肩膀上,照片里她娇小美丽,丈夫老李也是风华正茂的小伙子。

天刚蒙蒙亮,葵英街道的巷子里,40岁的蒋冠楠推着小车在坡上匆匆而过,车上摞着厚厚的报纸,足有上百斤重,她吃力地推到坡上,又爬楼梯挨家挨户送报。车上的报纸越来越少,蒋冠楠心里轻快许多,一阵寒风吹过,她拽紧衣领,顶风走下山坡。蒋冠楠是名普通发行员,在同事眼中,她是个铁娘子,她常毫无征兆突然晕倒,醒来后又继续干活。其实,有个秘密蒋冠楠隐藏了20多年,从未向外人提起。

说起两人的故事,蒋冠楠话多了起来。不怕你们笑话,我俩当时是通过婚介所认识的。蒋冠楠说,1993年,通过婚介认识了丈夫老李。两人一见倾心,由于蒋冠楠当时患有重病,两人的恋情曾遭到公婆的反对,可老李却没有放弃她,两人相爱6年后结婚了。

苦日子渐渐挨过去了,蒋冠楠夫妻俩都找到了工作。在发行站里,蒋冠楠总是来得最早走得最晚,蒋冠楠一直隐瞒着自己的病情。然而今年年初,家里又遇到难事。1月17日,蒋冠楠的婆婆在厕所突然摔倒,被诊断为重度脑溢血,已经71岁的老人持续昏迷,变成植物人。

蒋冠楠每天要送236份报纸,大家曾过了一次秤,这些报纸足有100多斤重,蒋冠楠每天都要拉着几乎相当于她体重的报纸走街串巷上门送报。葵英街附近的每条小路,蒋冠楠都了如指掌,她总会挑最方便的路线,但每天下来,她也要走10公里左右。有时同事跟我开玩笑,说我这两年相当于重走两万五千里长征路。 蒋冠楠说,别的同事送报大概两个多小时就送完了,她要走将近4个小时。一路送报,在其他人上班时,蒋冠楠才拖着沉重的脚步下班回家,两年来从未间断。

可没想到婚后第二年夫妻俩双双下岗,日子一落千丈,为了生活,两人合计着做些小买卖,到大菜市批发一些衣服鞋袜去街上摆摊。那段时间正是蒋冠楠重病时,她几乎每周都会突然昏倒,老李陪在身边给她莫大的支持。我记得我俩最难时兜里只剩下8角钱,连吃饭的钱都没有。 蒋冠楠说,她当时甚至去大菜市捡过剩菜。

在岭前发行站门口,同事们忙活着分插报纸,一会儿车轮阵阵,大家骑着摩托车或自行车纷纷离开,蒋冠楠走在最后,她拉着手推车向葵英街道附近的山坡走去,车上是她一天的工作,当天的报纸高高摞起足有1米多高。

凌晨3点,葵花街的小巷中,路灯透过树叶,巷口树影斑驳,四周一片安静,蒋冠楠走过空荡荡的路口,四下漆黑,她却毫不在意。这条漆黑的小路,她已走了两年多,在人们还沉睡时,蒋冠楠已出门工作。

资讯排行